精英小說網 > 來自未來的神探 > 071審訊
    劉景翔直接被帶回了分局。

    審訊室。

    劉景翔坐在審訊椅上,曾平和韓彬負責審訊。

    “姓名、性別、年齡、籍貫……”

    “我叫劉景翔、45歲,男性……”

    “知道為什么抓你進來嗎?”曾平質問。

    “我、我……”劉景翔雙手絞在一起,看起來有些緊張。

    “別支支吾吾了,趕緊說,爭取寬大處理。”

    “我真不知道說啥。”

    “那你緊張什么?”

    “我膽小。”

    “少跟我這廢話,你想不想減刑,非得讓我們擺出證據,把牢底坐穿是不是?”曾平一拍桌子。

    “警察同志,您別嚇唬我,我也沒犯什么大事,怎么可能坐牢。”劉景翔辯解。

    “跟我這避重就輕呢?”曾平起身,走到劉景翔面前:“知道綁架罪判多少年嗎?要不要給你科普一下?”

    “綁架?什么綁架,您別嚇唬我呀。”劉景翔詫異道。

    “還跟我這裝傻,不想減刑,我成全你。”曾平拿出一張文件,拍在了審訊椅上:“這個是不是你的銀行卡號?”

    劉景翔瞅了一眼,點點頭:“是。”

    “我們懷疑你,涉嫌參與了一起綁架案,這個銀行卡賬號,就是綁匪指定的收款賬號。”

    “沒有,我真沒有呀,您不能冤枉我。”劉景翔喊道。

    “冤枉你?”曾平冷笑了一聲:“沒有你緊張什么?我一眼就看出來了,你藏著事。”

    “警察同志,我是犯事了,但不是綁架案,這種事我是萬萬不敢做的。”

    “你自己說,犯什么事了?”

    “我前兩天遮擋了號牌,我承認我做錯了,您要罰款、扣分我認了,您非說我參與了什么綁架案,我冤枉呀。”

    曾平皺眉:“什么玩意?遮擋號牌?”

    “我是跑大車,搞運輸的。”

    曾平掐了掐額頭,感覺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給韓彬使了個眼色:“彬子。”

    韓彬點點頭,問道:“八月十八號上午到八月十九號中午,這段時間你在哪?”

    “我在外地。”

    “干什么?”

    “跑車。”

    “誰能證明?”

    “我同事,我們兩個人一起跑車,還有行車記錄儀,還有我沿途吃飯的地,都能給我證明。”

    “你可別撒謊,我們是會調查的。”

    “不敢撒謊,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今天下午兩點多才回琴島市,卸了車快四點了,回到家洗了個澡,直到你們抓我,一直都待在家里。”

    韓彬感覺對方不像在撒謊,換了一個思路問:“你要是跟綁架案無關,綁匪為何會用你的銀行賬號,憑白給你錢?”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個跑大車的。”

    “你這張銀行卡在哪?”

    “我不知道。”

    “什么叫你不知道,想證明自己的清白,就給我好好想!”

    “我我……我想。”

    思索了片刻后,劉景翔說道:“我那張銀行卡,應該在家里。”

    “具體位置。”

    “我真想不起來了,家里的東西都是我老婆放的,我找的時候都是問她。”

    韓彬愣了一下,話鋒一轉:“知道什么叫泡泡嗎?”

    “我我……好像有點印象。”

    “那是干什么的?”

    “我不知道,想不起來了?”

    韓彬提醒:“有沒有在其他人手機上見過?”

    “手機?”劉景翔思索了片刻:“我好像……好像在我老婆的手機上見過,一個叫泡泡的軟件。”

    韓彬扭頭,瞅了一眼曾平。

    曾平一拍桌子:“草蛋。”

    ……

    劉景翔被銬在審訊椅上,曾平和韓彬二人先后出了審訊室。

    田麗、李輝、趙明三人,也從一旁的觀察室里走了出來。

    曾平開門見山道:“劉景翔的老婆崔曉芳呢?”

    “不知道呀。”

    “我們抓了劉景翔就往回趕了。”

    “會不會在家里?”三人紛紛答道。

    他們也沒想過,崔曉芳會跟這件案子有關。

    “田麗、李輝,你們兩個立刻趕到崔曉芳家,口頭將她傳喚過來。”曾平說道。

    “是。”兩人應下,立刻行動。

    目送兩人離開后,曾平問道:“彬子,你覺得崔曉芳嫌疑大嗎?”

    “我聽過勒索人的聲音,是個男性的聲音,但不是劉景翔,如果崔曉芳涉案,肯定還會有同伙。”韓彬分析。

    “咱們已經打草驚蛇了,我估計崔曉芳十有八九已經跑了。”曾平嘆了一口氣。

    “我建議,對崔曉芳的手機進行定位跟蹤,同時繼續審訊劉景翔,他們畢竟是夫妻,沒準他知道崔曉芳藏在哪。”

    “韓彬、趙明,你們兩個繼續審訊劉景翔,查出崔曉芳可能逃竄的地點。”曾平吩咐。

    “是。”

    曾平撂下一句話,急匆匆的趕去技術隊,都這個點了,大部分技術人員都下班了,能不能進行手機定位,他也說不準。

    韓彬二人,再次走進了審訊室。

    劉景翔神色焦急:“警察同志,到底怎么回事,難道這件案子跟我老婆有關?”

    “你覺得呢?”韓彬反問。

    劉景翔搖了搖頭:“不可能,我老婆怎么可能跟綁架案扯上關系。”

    “既然你覺得老婆是清白的,那就配合我們調查,等我們案件調查清楚,自然會還你老婆一個清白。”

    韓彬話鋒一轉,問道:“你老婆手機號多少?”

    “我……”劉景翔有些猶豫。

    “你不相信自己老婆?”

    “相信。”

    “那就趕緊說。”

    “132548xxxxx。”

    韓彬拿出微信,將手機號發給曾平。

    “你老婆在本市,有哪些親朋好友?”韓彬問道。

    “警察同志,您問這個干嘛?”

    “想不想洗清自己的嫌疑,想不想還你老婆一個清白?”韓彬厲聲質問。

    “想。”

    “那就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而不是你問為什么,明白嗎?”

    “明白了,明白了。”劉景翔第一次來審訊室,本就有些緊張、心神不寧,被韓彬喊了一嗓子,立刻老實了。

    “我老婆有個堂妹,也住在琴島市,平常走的挺近。”

    “還有其他關系要好的嗎?”

    “還有一個鄰居,關系也不錯,兩人經常一起出去買菜。”

    “把他們的地址,還有聯系方式,給我說清楚。”

    “他堂妹崔曉芬,家住在秦嶺小區,5號樓1單元5o1室,手機號我記不清了。”

    “你手機上有沒有她的號碼?”

    “有。”

    “我們自己會查,繼續說。”

    “我們家鄰居,也在柳安小區住著,在3號樓2單元12o3室,手機號我也記不住。”

    “八月十八號上午到八月十九號中午,你老婆在哪?”韓彬問道。

    “我不知道呀,我經常不在家,也不知道她在哪?”

    “你有沒有發現,崔曉芳最近跟陌生男子聯系過?”韓彬追問。

    “陌生男子?”劉景翔皺了皺眉:“應該不會吧,我老婆挺顧家的,不會背著我,跟其他男人聯系。”

    “你就告訴我,有沒有?”

    “我跑大車經常不在家,我也不是很清楚。”

    趙明忍不住插口:“她可是你老婆,就沒有發現一點異常。”

    “都老夫老妻了,孩子也大了,我哪里想到,我……我覺得,不會的……”劉景翔右手托著額頭,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想起什么線索,立刻告訴我們,知道嗎?”韓彬叮囑。

    “是,知道了。”

    說完,韓彬起身出了審訊室。

    趙明也跟了出來:“彬哥,咱們現在去哪?”

    “抓人!”
重庆时时彩app安卓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