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說網 > 我老婆是花木蘭 > 第773章 送禮
    說起高允的事情,酒樓內的酒客們仿佛都來了興致,一個個談興十足。

    一個瘦高個文人說:“說起這個官員在商家暗中占干股、拿分紅,又或是家眷子女從事商貿,還有那些讓把產業掛在家丁奴仆或其他不相干之人的名下的事情,那些當官的十個當中至少有六七個是這么干的。這一次朝廷的整治來得太突然了,就京城里各個衙門在這半個多月以來,至少有上百個官員被查,家產被查抄了不說,官職也被革了,說是在家停職反省半年,誰知道半年以后還有沒有他們份?”

    旁邊又有人接著說:“是啊,這次上面的整頓來得太突然和兇猛了,整個京畿地區已經全面開始了,接下來肯定會席卷各地,這一次恐怕是大乾立國以來官場上最大的一次動蕩,只有天知道還會有多少官員被拉下馬!”

    趙俊生緊緊的聽著這些酒客們議論,實際上這兩天京城內的查辦力度降了下來,但絕不會停止,他也一直在控制著力度和節奏,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如果只是一陣風,等這陣風過去了,那些官員們或他們的家屬又會故態萌發,只有長期保持打擊力度,但又不能太猛,這樣既能對那些官員進行威懾,始終保持著壓力,又不會讓他們人人自危。

    趙俊生也知道,僅僅靠紀律規定、嚴查并不能禁止官員們以權謀私,還必須要加強教育,要樹立典型,起到警示和榜樣作用。

    酒菜上桌之后,趙俊生一邊吃一邊問李寶:“你說朝廷對這些以權謀私的大臣和官員進行查處是好事還是壞事?”

    李寶想也沒想就說:“當然是好事,如果那些大臣官員或他們的家眷個個以權謀私,欺行霸市,隨意抬高物價,老百姓還有活路嗎?老百姓掙點錢多不容易!”

    李寶說得也不太對,趙俊生心里卻明白,大臣官員若是和商人勾結,所造成的后果就是嚴重破壞市場公平競爭的秩序,阻礙社會經濟的發展,這大乾是極為不利的,所以必須嚴厲的剎住這股歪風。

    其實這種現象自古有之,不足為奇,有些朝代也有相關的規定,可沒有真正落實,這也是造成貧富差距加大的原因,造成了大臣世家們超級有錢,而平民老百姓窮得叮當響。

    吃完飯,趙俊生和李寶等人離開酒樓前往萬語桐的宅子,這次沒有再做公共馬車,趙俊生坐著內務府準備的一輛小馬車,馬車雖小,里面卻是什么都不缺,這馬車還是特別設計制造,一旦遭遇刺殺,馬車車壁內的鋼板能抵擋箭矢和刀劍。

    沒過多久,趙俊生來到了萬語桐的府上。

    萬語桐的老管家萬全正好要出門,一看是趙俊生從馬車上下來,立即迎上去就要行禮,趙俊生攔住他:“我穿著常服過來就是不想被人識破身份,你們也不要客氣了,雨桐在家嗎?”

    “在,在呢!先前還在午睡,此時應該起來了,公子請隨我來!”

    趙俊生被萬全請進了萬府,來到前堂就坐,有丫鬟送來茶水點心。

    萬全又吩咐丫鬟去通知萬語桐,讓她過來會客。

    不久,一副慵懶的萬語桐走了過來,趙俊生看見她,也放下茶杯。

    “臣妾······”

    萬語桐還沒有拜下來就被趙俊生阻止,“別別別,你這樣我以后不敢來了,我現在就是趙俊生,不是什么皇帝!”

    萬語桐笑道:“那行,坐下說吧。你今天怎么有空過來?”

    “今天沒什么事情所以就出來轉轉,本來是想讓木蘭一起來的,不過她要在宮里接見幾個大臣的夫人,沒什么空閑,孩子們也有功課,所以只有我一個人出來!”

    趙俊生隨口解釋了一番,問道:“你這陣子在忙什么呢,也不見你進宮找木蘭說話了!”

    “我最近在設計兩款新衣裳,在到處找料子,剛開始去了平城,最遠去過雒陽!”

    趙俊生眼睛瞪得老大:“難怪這段時間沒見你進宮了,你怎么一個人跑這么遠?太危險了,有什么料子是乾京城里沒有的?”

    萬語桐笑道:“我看你也是大驚小怪,我又不是一個人去,萬全叔叔帶著幾個護衛跟著我一起去的,有些布料乾京不一定有!”

    “你要找什么料子?找到了嗎?”

    “沒有!”萬語桐搖頭,遲疑了一下問道:“我記得去年秋冬時你和木蘭還有幾個孩子穿的那種毛料衣裳,那種布料是哪兒產的?”

    趙俊生笑了:“哦,你說的是雙面羊毛面料吧?這是皇室自產的,平日里花木蘭閑著沒事自己紡了一些,主要還是由幾個宮女專門紡織這種羊毛面料;另外,還有一種叫羊絨面料,都是皇室自產!怎么,你想要用這種面料設計縫制新款衣裳?”

    萬語桐點點頭:“是的!”

    趙俊生想了想說道:“這樣吧,我讓人給你送二十匹過來,不過這兩種面料是用精挑細選的高等級羊毛和羊絨并用特殊方式紡織而成,又用特殊方法染色,工序復雜,所以還是要收你錢的,而且價錢還不低,每年也只能給你提供二十匹。好在也只是做衣裳賣,不是賣布料,二十匹應該足夠了吧?”

    “夠了夠了,謝謝你!”萬語桐連忙說。

    此時的大乾、甚至南方的劉宋也并非沒有羊毛紡織品,不過羊毛紡織品基本上都用作毛毯、蓋被,工藝很粗糙,若是縫制衣裳穿在身上會有針刺感,很不舒服。

    但趙俊生的雙面尼選料挑剔,用精湛的紡織技術,再經過數道工序,就算里面什么都不穿,只把雙面尼套在身上也不會有針刺感,還感覺很順滑舒適,特別是雙面羊絨,呈水波紋,有一種綢緞般的順滑感。

    目前能紡織出帶有順滑舒適感的羊毛和羊絨面料的只有皇室,外面市面上是看不到用這兩種面料縫制的衣裳的。

    這些年每到秋冬之際,趙俊生一家都有穿雙面羊絨面料縫制的衣裳,官員們的家眷們到處打聽這種面料出處,始終不可得,直到今天萬語桐才知道原來是皇室自產的,也只有皇室才能紡織出這兩種面料。

    有丫鬟給二人添了茶水后退去,萬語桐問道:“市面上的羊毛很多,但都用來做毛毯和被子了,除了你們一家,我也沒看見過有人用這種面料縫制衣裳,不過這兩種面料真的很不錯,如果能在民間普及,多紡織出來一些,對百姓們也是有好處的!”

    趙俊生搖頭笑著說:“沒你想的那么簡單,一般的羊毛不貴,但要通過篩選出來的羊毛就貴了,更何況還要把它紡織成面料,要經過一系列的工序,十分繁雜,這價錢自然就高了起來,以目前的生產力,產量不會太大,它的產量無法與普通布料相比,一般百姓們根本就穿不起!更何況挑選羊毛、脫脂等一系列工序的技術是皇室獨有,輕易不能泄露出去,就算傳播出去,普通百姓們也得不到任何好處,只會便宜了那些商人、豪門和官宦!”

    “還有一件事情你可能不清楚,皇室以后要自己養活自己,不能吃百姓們的賦稅,所以······”

    萬語桐很是吃驚,“還有這事?皇室要自食其力?這歷朝歷代都是沒有過先例的啊!”

    趙俊生笑著說:“這個先例就從我這里開始吧!”

    “哦,對了!”趙俊生從旁邊拿過一個禮盒遞過去,“這是木蘭送給你的,相信你應該喜歡!”

    “什么呀,搞得這么神秘?”

    萬語桐接過禮盒問:“我現在可以拆開嗎?”

    “當然可以!”

    萬語桐把禮盒拆開一看,頓時瞪大了眼睛,“這······這是御蔻天香樓的限量特供香水?聽說這么一瓶就要十金,每天還只售三瓶,我前幾天聽人說那里香水如何如何好,正打算去買一瓶來試試呢!”

    趙俊生笑著說:“這里有十二瓶,每瓶的香味都不同,你可以每天換一種,每天都有另外一種心情!”

    “這······太貴重了,十二瓶就是一百二十金呢!”

    “自產的,什么貴重不貴重的,你先用著試試看,若是用得習慣,我再叫人給你送一些過來!”

    萬語桐心里美滋滋的,笑著說:“若是被我那些閨中好友得知我這里有很多,我這里就不得安寧了,還是等我用完了再去找你要吧!”

    “那也行!對了,最近你店里的生意怎么樣?”趙俊生喝來一口茶問道。

    萬語桐說:“還行吧,名氣已經打起來了,每天都有訂單,我現在每天做一套衣裳,多了也不做,平日里的時間多是與幾個好友一起品茶論詩!對了,突然想下棋,跟我對弈幾局如何?”

    “行啊,今日也沒什么事情!”

    叫仆人搬來矮幾和棋盤,萬語桐和趙俊生對面而坐,你來我往不停落子。

    萬語桐一邊下棋一邊說:“前些日子有一個閨中密友給我送了一壇子西域來的美酒,我喝著喝著竟然喜歡上了,再問她去討要,卻被告知已經沒有了,聽說這種西域美酒價錢不低,量還少,你知道哪兒有賣的嗎?”

    趙俊生問:“是葡萄酒吧?”

    “對對,就是葡萄酒,顏色紅紅的!”

    趙俊生落子,說道:“去年波斯派使臣來朝,給我送了一車葡萄酒,用橡木桶裝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桶,一桶就有百十來斤,一直放在酒窖里沒動過,回去之后我派人給你送一桶過來!”

    萬語桐咋舌:“一桶百十來斤?那我得喝多久才能喝完啊?”
重庆时时彩app安卓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