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說網 > 聽雷 > 第四十六章 詩淼匯報
    房間之內,兩人低頭思索,突然,楊詩淼抬頭說道:“突發狀況。”

    她認為只有這一個可能,若不是突發狀況,兇手不可能暴起殺人。

    事情的發展,并不在兇手的預料之中,兇手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小龍在小巷子之內,發現了兇手的疑點?”方春雷覺得,只有這一個可能,會促使兇手殺人了吧。

    “可問題是,小龍和兇手會出現在巷子中,只有可能是夜校下課之后,兇手剛從夜校出來,能露出什么疑點?”

    “再者說了,小龍一定是無意間看到的,他如果對兇手之前就起了疑心,辦事處不會一點消息都沒有,小龍更不可能連一絲一毫的反抗都來不及。”

    楊詩淼將自己的分析,全都說了出來。

    小龍從來沒有和辦事處匯報過,他懷疑什么人,卻因為發現了兇手的疑點被滅口,那么一切的根源,是不是就集中在巷子之中。

    “巷子有問題。”方春雷聲音雖輕,卻帶著堅定。

    “那一天晚上的巷子之中,到底發生了什么?”楊詩淼帶著疑惑問道。

    “兇手出現在巷子中,小龍也剛好路過,發現兇手疑點,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兇手一刀斃命。”方春雷認為,這可能就是事情的經過。

    “為什么兇手會在巷子之中,露出破綻呢?”楊詩淼問道。

    “或許巷子本身就有問題呢?”

    “你是說兇手的同伙,或者說是聯絡人,就住在巷子之中?”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兇手每天上下課路過巷子,方便傳遞得到的情報,又不會引人懷疑。”

    “要匯報上去嗎?”

    方春雷想了想說道:“不急,我要和秦方好見一面,看看他這里的情況,再做決定。”

    為了安全起見,他們和秦方好沒有在夜校之外見過面,但這么長時間過去,二人調查都有了起色,秦方好這里肯定同樣有收獲。

    既然都要去匯報一次,自然是要將得到的消息全送過去,不然多跑一趟,多一份危險。

    “班里下一次聚會什么時候?”方春雷問道。

    “這周放假。”

    “你要去,我通知秦方好,讓他也去。”

    “那你呢?”

    “這一次應該會有人邀請我的。”班里的聚會,他也應該參加參加了。

    兩人交談結束,各自休息,接下來幾天依然是老老實實工作上課。

    今天放假,早早來四五書局工作,好工作自然要珍惜。

    “天聲,下午你看著店,晚上就自己關門離開,我有點事出去一趟。”書局老板,隨意交代說道。

    “好的老板。”停下代寫家書的筆,回了一句。

    這老板還真是放心,將自己一個人扔在店里,他無聲的笑了笑,繼續工作。

    書局老板,出了店門,雇了輛人力車,消失在人群之中。

    “不用找了。”

    “謝謝老板。”

    人力車夫拿了車資,道了聲謝離開。

    書局老板四下環顧,沒有發現異常,扭頭向著后方走去。

    這是人力車剛剛經過的地方,書局老板走到一處門前,抬手敲門。

    敲門聲三長一短,節奏感十足。

    “誰?”

    “教書先生。”

    “教什么書?”

    “四書五經。”

    “教予何人?”

    “四萬萬人。”

    隨著一番對話,房門打開,書局先生閃身進入。房間之內站著一個女人,如果方春雷在場,定會大吃一驚。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居然是楊詩淼。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見我很危險?”楊詩淼眉頭微蹙道。

    “放心,他今天一下午都要留在書局看鋪子,不會發現任何異常。”書局先生微笑說道。

    “書局?你到底在做什么?你是擔心他發現不了異常嗎?”

    “我是在幫你。”書局先生一臉認真。

    “幫我?”

    “他們辦事處給你們安排的身份,太草率了點,你能輕易找到工作,他能嗎?”

    “他如果找不到工作,你以為會沒有人懷疑他嗎?”

    “你的身份我知道,上峰知道,你總不想讓西安城所有軍統的人,包括政府的人都知道吧?”書局先生的一番話,讓楊詩淼啞口無言。

    她的身份,如果被這么多人知道,那么她離死就不遠了。哪怕這些人都是自己人,可是你能保證,里面沒有潛伏人員嗎?

    看到楊詩淼不言語,書局先生繼續說道:“我是在幫助你,是在保護你,不然我這顆閑棋冷子,還有被喚醒的機會?”

    書局老板,不是假扮的,他確確實實經營了很多年的四五書局,不然豈不是隨便一打聽,就漏洞百出?

    “我還要謝謝你嗎?”

    “謝用不著,我也是奉命行事,不過窯洞里面那群人,還真的是蠢得可以,你的搭檔之前在西安出現過,已經被盯上,你和他一起行動,那就是找死。”

    “什么?”楊詩淼好像剛知道這件事情,臉色嚴峻起來。

    “放心,已經解決,知道他的人不多,早就被下了封口令,甚至是還調走了幾個人,都是為了保護你。”

    “你現在非常重要,你明白嗎?”書局老板說的言真意切。

    “哼,恐怕也非常危險吧。”楊詩淼瞪了他一眼說道。

    “沒有破綻,為什么會有危險,他們都讓你出來執行任務,這就是對你最大的信任,不是嗎?”

    “再加上我們的配合,你不會遇到危險,所以不要這么消極。”書局老板臉上的笑容,楊詩淼懶得理會。

    “說吧,找我做什么,晚上夜校同學,還有個聚會。”

    “當然是匯報情報,你不出來執行任務,我們很難見面。”楊詩淼自從打入邊區,可一次情報都還沒有匯報過呢。

    “我一直在培訓班,都沒有出去過,匯報什么?”

    “那就說說培訓班的事情吧。”書局老板,拿出紙筆,一副認真記錄的樣子。

    “我在七里鋪培訓班,主任是林山月,書記是趙宏。”楊詩淼說的快,可書局老板記錄的更快,一字不差且工整整潔的記錄在案。

    “林山月?你的老師應該會對他很有興趣。”書局老板還有功夫一心二用。

    “蘭訓班?我要是暴露了,你覺得你承擔的起嗎?”

    “不好意思,班里有多少學生,每個人詳細說一說。”書局老板,繼續詢問。
重庆时时彩app安卓系统